昨天,在灼热的阳光下,环卫集团第三分公司天安门作业队的环卫职工王爱丽和同伴正在天安门城楼前广场进行清扫作业。记者 方非 摄
昨天,在灼热的阳光下,环卫集团第三分公司天安门作业队的环卫职工王爱丽和同伴正在天安门城楼前广场进行清扫作业。记者 方非 摄

入伏第一天,高温就给京城来了个“下马威”。气象部门介绍,昨天全市有95个气象站的最高气温突破了40℃;代表“北京温度”的南郊观象台,最高气温最终定格在38.9℃,比前一天提升了0.2℃。今天白天,京城的最高气温还将达37℃,高温黄色预警中,大家出行注意防暑降温。从明天开始,雷雨天气接棒,气温降至30℃上下,此轮高温天气告一段落。

大观园最高温42.8℃

昨天,热情的高温为京城献上了头伏“见面礼”,今年最大范围的高温应景来袭。华北大部、黄淮、江淮西部、江汉、江南中西部、华南大部以及重庆、陕西关中等地都有35℃至37℃的高温天气,部分地区达39℃至40℃。

“你那热吗?我这快烤熟了。”热腾腾的气温下,有市民发出了这样的调侃。昨天9时刚过,南郊观象台的气温已经冲至了34℃,而天坛等地早已破了35℃;午后,大部分地区的气温向40℃逼近。截至16时,全市已经有95个气象站的最高气温超过了40℃,接近三分之一;除延庆、门头沟和房山的西部山区外,其余大部分地区最高气温达到39℃至40℃,其中,中心城区大观园最高气温高达42.8℃,夺得昨日高温的冠军;南郊观象台的最高气温最终在14时许定格在38.9℃,比前一天提升了0.2℃,是目前为止今年最热的一天。

我国一般把日最高气温达到或超过35℃时称为高温,连续数天(3天以上)的高温天气过程称为高温热浪。此轮高温天气从上周末开始至今天,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高温热浪。

今年高温“迟到”一个月

据北京市气候中心统计,1951年以来,北京常年首个高温天气出现在6月10日,性子最急的一次出现在5月7日。从今年的情况来看,直到7月12日才出现首个高温天气,比往年足足晚了32天。

为何今年高温是个“慢性子”?市专业气象台专家全红月认为,这主要是受两方面影响:一是前期北方冷空气频繁活动,雷雨天气多发,尤其是6月下旬起北京几乎天天都能遇上一场雷雨,气温难以升高;二是能够制造高温天气的副热带高压系统前期一直没有北上,基本处于长江以南,也没有机会给北京带来高温。

今年的高温天气虽然来得晚,但威力不可小觑。据悉,这是今年来最大范围的高温天气,尤其是华北平原和黄淮地区,大部分地区都超过了40℃,但对华北地区来说出现如此范围广、强度大的高温天气也并不罕见。据介绍,往年5月份华北地区都有可能出现35℃以上的高温。对北京来说,7月中旬史上最高气温为41.1℃,出现在2002年;而北京历史上出现的极端最高温为41.9℃,发生在1999年的7月24日。

明起频繁雷阵雨

这两天虽然高温,但午后至傍晚都有一阵“小型”的雷阵雨打扰,部分地区出现了微量降水。不过,雷阵雨只是小打小闹,高温仍旧霸占了主角地位。根据预报,今天白天,全市的最高温仍有37℃左右。市气象台昨天17时发布高温黄色预警信号,将之前的高温橙色预警信号降级为黄色。需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三伏天”里气温高、气压低、湿度大、风速小,出行一定要注意防暑降温,及时补充水分。

此轮高温天气将于今天结束。从明天开始,雷阵雨将强势接棒,目前的预报显示,从本周三至周日,京城天天有雷阵雨造访,气温也将下降至30℃左右。雷雨天气多发在午后至傍晚,大家出门记得携带雨具。(记者 骆倩雯)

高温下的坚守

公交司机:右腿捂得都是痱子

姓名:吴海峰

时间:13时

地点:公交车驾驶室

岗位:366慢车司机

当时温度:超过45℃

13时许,身高将近1米8的吴海峰弯腰,钻进一辆366路慢车,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汗顺着发梢往脖子里滚。座椅被烤得烫手。吴海峰龇着牙,半坐在驾驶席上。

这趟线用的车还是老款的14米通道车,没空调不说,还是前置发动机,相当于在司机旁边配了一个旺火炉。跟他搭班儿的售票员叫王雷,一上车就手脚麻利地巡视车内,将车窗最大限度地敞开。

俩人算是车队的中坚力量,都是80后。车队书记韩旭说:“别看是俩大小伙子,心细着呢。比如天气特别热的时候,车跑了一圈回来,很多售票员愿意擦地降温。不过王雷每次都得算时间,如果刚回来就要出车,一般他都不擦,因为水蒸气一蒸发,车厢里再一上人,更容易闷得慌。这些小技巧都是俩人自己总结的。”

发动机一着,驾驶室瞬间变成桑拿房。一分钟不到,吴海峰蓝色的公交制服裤已经被汗浸透,尤其是右腿,裤子已经贴在了腿上。

吴海峰脚旁放着两瓶冻矿泉水。每瓶都是冰疙瘩。吴海峰告诉记者:“开不了几站地,冰就都化成水了,到了总站,水都发烫。”366慢车从木樨园往返黄村火车站,一圈下来不堵车需要140分钟左右。虽然两头都有场站,不过司机们很少敢喝冰水降温,就怕万一闹肚子。虽然司机头顶有个不停转动的小电扇,不过吹起来的都是发动机散发的热气。吴海峰的工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湿哒哒地贴在后背上。靠近车窗的左臂晒得发红。吴海峰的妻子陈丽颖,也在366慢车车队,是一名售票员。她说:“我俩都是一身痱子,我最严重在后背,他是在右腿。关键是离发动机太近,一出汗闷的。”每天,吴海峰和同事们都要在高温下工作至少五六个小时。(记者 刘冕)

交警:前胸后背全湿透

姓名:谷金国

时间:14时

地点:西直门桥北

岗位:交通执勤岗

当时温度:38℃(地表温度60℃)

昨日14时,骄阳似火,路面热浪滚滚,行人纷纷撑起太阳伞,司机也将空调调低几度。47岁的西城交通支队民警谷金国站在西直门桥北,正在指挥来往车辆通行。

西直门桥上没有树荫,地表温度飙升至60多摄氏度,温度计已经“爆表”。每当有车流从身边驶过,都有阵阵热浪扑面而来。虽然身边就是移动警务站,但是按照规定,必须有一名交警在车外执勤。

谷金国额头的汗水流到脸颊处就干了,警服上没有汗水湿漉漉的痕迹,只剩下一圈圈白色的汗碱。“路面烤、太阳晒、热气蒸,这样的天气,出的汗瞬间就被蒸发。”谷金国当了28年交警,早已经习惯了高温暴晒,他并不觉得炎热难忍。

大街上都是短衣短裤的清凉装扮,谷金国和队友武庆丰却穿着长袖制服,没有换上短袖夏季制服。“这是骑摩托车落下的病,肩周炎特别怕风吹。”为了穿过车流迅速赶到事发现场,一线交警都要骑摩托车处理事故。“再热的天儿,一骑上摩托车,风都往袖口里钻。”谷金国说,长期饮食不规律让他得了胃病,高温天里也只能喝热水。

这两天阳光格外刺眼,司机容易眼花和精力不集中。14时30分,人民医院北门两车发生剐蹭事故,谷金国迅速登上摩托车去现场处置。刚解决完这起事故赶回执勤岗,谷金国又拦截了一辆闯进二环的外地大货车。在他执勤的6小时中,各种突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时刻要保持冷静,行动敏捷。”

“为了让民警凉快些,交管局刚下发通知,允许我们在这样的高温天里脱掉反光背心。”谷金国黝黑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汗碱已在他的前胸和后背上绘成一幅画。“希望市民在出行时,少出些交通事故,多几分顺畅,我们流再多汗都是值得的。”(记者 孙宏阳)

环卫工:穿长袖防晒脱皮

姓名:蔡凤辉

时间:15时

地点:金水桥步道

岗位:人工清扫岗

当时温度:地表51℃

14时45分,中山公园门口,十来位环卫工人正在召开简短的碰头会。“正阳门城楼前草地上有白色垃圾,金水桥步道上口香糖要抓紧清理,天太热容易化。”几句话部署了清扫重点,环卫集团北清物业公司天安门作业队人工部经理蔡凤辉抬头看了看烈日炎炎的天儿,补了一句,“保障组记得一会儿开始送绿豆汤、冰坨子和温开水。散会吧。”

作业队负责整个天安门广场的除机动车道外的路面保洁工作。28万平方米的作业面积,因为不能采用大型机械作业,只能靠人工和小型机械清扫。

人工部有180人,采取24小时三班倒,蔡凤辉昨天应该是15时到21时的班,但作为班组的带头人,上午9时不到她就已经上岗了,“暑期客流多,人手紧,大家都要轮着加班加点。”顶着毒辣的太阳,她在整个广场走了好几圈,仔细地检查每个岗位的作业情况,认真地记录在本上,厚厚的棉质工作服已经结上了一层白色汗碱。

大热天穿长衣长袖也是无奈之举,“穿短袖抹再多防晒霜也是白搭,半天就会晒脱皮。”蔡凤辉的责任田是金水桥畔的步道,东西长度近500米,宽近30米,上万平方米的作业面积每次由10个人负责。15时整,地面温度已超过50摄氏度,站在没有任何遮挡的步道上,1分钟不到就汗流浃背。戴上草帽,抄起各类工具,骑上三轮电动车,蔡凤辉迅速进入工作状态。各种纸屑、矿泉水瓶、包装袋,一边走一边用夹子夹进车背后的垃圾箱里,不一会儿,箱子已经装了小半袋垃圾。

在金水桥西侧的步道边,整洁的地面上粘着一小块已经变黑的口香糖,格外刺眼。停下车,蹲下身,蔡凤辉先是掏出矿泉水瓶洒上一点水,然后用钢制毛刷把口香糖一点点刷下来,最后用小铁铲把剩余部分铲掉。麻利的动作让整个工作只用了2分钟不到,但地面的热浪依然让蔡凤辉额头挂满了汗珠,背上更是渗出一层汗。(记者 刘可)

志愿者:烈日下的微笑

姓名:王瑾

地点:故宫北门

岗位:志愿者

时间:13时40分

当时温度:39℃

“大姐姐,请问去东四地铁站怎么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儿跑到王瑾面前问,烈日下,小男孩儿已是满头大汗。小男孩儿有点闽南口音,“肯定是暑假和父母一起来北京旅游的孩子。”王瑾心中迅速判断,果然小男孩儿的身后,还跟着一对中年夫妇。

虽也是满脸汗水,王瑾依旧努力地笑着,她俯下身,对小男孩儿说:“到那边,坐103路公交车,坐三站,然后就到5号线东四地铁站了。”担心小男孩儿听不明白,王瑾还拿出手机,点开地图,耐心地给这一家三口讲解着路线。

王瑾是北方工业大学的大二学生。这个暑假,她主动报名到京城人气最旺的旅游景点——故宫当志愿者,为游客提供指路服务。她本来应该在7月17日、18日、19日上岗,但因为有志愿者请假,王瑾昨天临时替补。

暑期客流猛增,周一闭馆规定暂停。昨天,王瑾从上午9时一直值守到下午3时,为游客服务。阳光照射在皮肤上,火辣辣的,王瑾的脸红通通的,头发帘儿在汗水的浸泡下紧紧贴在脑门儿上。好在神武门外有两排松树,实在耐不住热,王瑾就转移到树荫下,继续为游客服务。

“今天游客并不算多的”,王瑾说着,从地上拿起水瓶猛灌几口,“平时人多的时候,神武门前的这块空地全是人,想逆着往回走都不容易。”

喝完水,王瑾一抹脸上的汗,又为游客服务上了。“我们热点儿没事,只要能及时帮助游客,让他们在北京玩得开心,看见他们笑,我也特别快乐。”王瑾微笑着说,那笑容如阳光一般。(记者 贾晓燕)

特警:作战靴里“泡脚”

姓名:刘双进

时间:14时

地点:王府井南口

岗位:一分钟增援处置岗

当时温度:38℃

昨日14时,气温高达38℃,市民多以清凉装束出行,街头执勤的特警队员们却要“全副武装”,穿着作战服、作战靴,在炎炎烈日下完成大概10个小时的执勤任务。

在王府井南口,特警总队机动一大队的特警队员们轮流站岗。特警队员刘双进和队友们一天都要值3班岗,每班岗时间为3至4个小时,由3名特警队员值守,其中2名队员在反恐防暴车中待命,1人在街头站岗。在上勤间隙,他们还要保证日常的体能训练和技战术训练。一天的休息时间,加起来也只有六七个小时。

中午,反恐防暴车中温度高达五六十摄氏度。为了保证特种车辆燃油充足,车内不能一直开空调。为此,特警总队今年为防暴车配备了小型交流发电机,为车内的空调供电。此时,刘双进的上衣早已被汗水浸透,脸上和脖子里都在淌汗。“太热的时候只能喝冰水降温,还不能喝太多避免频繁上厕所,车上还有处突装备要护卫。”

王府井为北京14处1分钟处置点之一,若有暴恐案件发生,特警队员要穿戴15公斤的装备,在一分钟之内对案件进行处置。平日,特警队员也需身穿作战服,脚蹬作战靴,他们手持的防暴枪就有7斤重,举半小时才能换人。虽然换上了夏季作战靴,但高腰靴仍然非常捂脚,刘双进和队友们的双脚早已被汗水沤红,“脱了鞋都能滴水,跟泡了脚一样。”刘双进说,虽然天气炎热,但感觉每天执勤的时间过得挺快。为游客解答各种问题,不会觉得枯燥。特警队员还进行了专业的急救培训,防暴车中也配备了急救箱,可以为出现暑热症状的游客进行紧急医治。(实习生 武婧琪 记者 孙宏阳)

水面巡逻员:哪儿热去哪儿

姓名:侯景祥

时间:11时

地点:北海公园太液湖湖面

岗位:水面巡逻员

当时温度:超过45℃

“这个季节,不戴眼镜,真不好意思出门。”侯景祥慢慢地摘下墨镜,侯师傅的脸果然有“特点”,整个脸庞黝黑发亮,只有眼圈是本来的肤色。“我们后勤班11个人,几乎每人都这样儿。”侯师傅说。侯景祥今年49岁,担任水上巡逻员已经8年,在北海太液湖这片将近40公顷的水面上,他负责400多条游船的安全巡查和水面卫生。

上午11时许,骄阳似火。太液湖上多了不少游人,侯景祥驾驶着巡逻艇,在湖面上巡视。“可能很多人以为我们的工作轻松又舒服,其实错了,游人都去有树荫的凉快地儿,我们得哪儿热去哪儿。”烈日当空,水面上湿度更大,一股股热气直往身上脸上冲。不到五分钟,没遮没挡的巡逻艇就被烤得发烫,座位烫的坐也不是,靠也不是。船身上的一圈金属防护栏更是不敢碰。

夏季是公园游船队最忙碌的时候,从早上8时开船到晚上8时收船,水面巡逻员的眼睛和嘴都闲不住,他们就像水面上的交警,只要发现游船有隐患,就得第一时间驾船过去纠正。特别是到了暑期,划船的孩子多了,巡逻员们更得绷紧神经,两只眼睛紧盯水面,不停的提醒游客注意安全。

说话间,侯师傅发现不远处的一条电动船有些异样,他驾船飞驰而去。电动船上,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将腿伸出船,耷拉在水中,两只小脚还不时地踢着水,一旁开船的家长微笑地看着孩子,未加阻拦。“孩子,快把腿收回去,这样太危险,船身一歪就容易落水。”侯师傅一边将巡逻船靠近,一边喊着。“天热划船,有人把腿伸到水里,有人为了躲阳光好几个人都坐到一边,这么做很容易出事,我们巡逻时都得制止。”侯师傅说着,把船开走,不时回头看看那个淘气的男孩。汗水已打湿了侯师傅的头发,他扶了扶墨镜,开动巡逻艇,向着湖心而去。(记者 袁京)

编辑:SN05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僵尸肉反转剧不能比谁嗓门大

只要是过期的肉,四五年也好、四五十年也罢,叫僵尸肉也好、过期肉也罢,都是不安全的肉,所以,僵尸肉剧情,应该回到真相的探究上来,而不是比谁的嗓门高,谁的腕劲大。


究竟谁在刻意炒作花木兰?

在批评贾玲恶搞花木兰前,听说过“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人有多少,还真是未知数。即便现在,这个研究中心连自己的网站也没有,研究成果屈指可数。他们突然冒出来抗议贾玲的小品。这样的抗议,如果没有一个标准的木兰形象,有何资格替木兰维权呢?


老人公交车上咋不打小伙子?

这个老人除了有一种“专检软柿子捏”的心理外,更是在模糊一个概念,那就是将道德等同于法律,将权益等同于自己的权力。以维护自己权益的名义“专检软柿子捏”,这不是维护社会公德而是在欺负人,这些老人们之所以“有选择”的“维权”,更是因为小伙子他们打不起,也不敢打。


让公务员周六上班是违法之举

在劳动者权益普遍不被尊重的现实语境下,强调保护公务员群体的法定休息权就成为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呼声过大还有“为特殊利益集团代言”的嫌疑。问题是,若政府对体制内“自家人”的合法权益也不能做到充分尊重,遑论尊重体制外更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