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选辉) 2日4时40分许,黑龙江延寿县看守所三名在押人员杀死一名民警后“越狱”。哈尔滨市公安局1.5万名警力全警参战,并出动警用直升机。目前三名嫌犯已被公安部列为A级逃犯。

看守所应该戒备森严、关卡重重,嫌犯如何打开监舍、如何打开手铐脚镣顺利逃脱?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教授陈春龙上午对《法制晚报》记者分析,在押人员能从层层把关的看守所脱逃,肯定在管理上出现问题,不仅是一个环节出问题,是若干环节都出现了问题。

“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再发生,这其中是否有玩忽职守、徇私枉法的行为,都是值得怀疑的。如调查发现确有此类行为,其负责人肯定要负相关责任。”陈春龙说。

改革开放前期脱逃现象比较严重

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中国科学院法学教授陈春龙介绍,在押人员从看守所出去,需要经过几道关卡。

一个监区分为若干个监舍。监舍门需要民警打开,出了监舍门,还有一道门,有民警值守(一般为两人)。再往外走是监区大门。出了监区大门,就进入工作区,这里有武警值守。

《看守所执法细则》规定,夜间无特殊情况,不得打开监舍,一般也不会提讯嫌疑人。“如遇紧急情况必须打开监室门或者进入监室的,必须有两名以上民警进入,并经带班所领导批准,通知驻所武警中队”。

“改革开放刚开始的前十来年,犯人脱逃的问题较多。”陈春龙说,当时监狱和劳改场所一般处于比较偏僻、比较落后、交通不便的地方。监狱的干警和工作人员的物质待遇、家人子女就学就业出现了一定问题。国家给劳改场所的经费很有限,让他们自己创收,依靠犯人办工厂、办农庄来补充经费的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在押人员在工作时出现了不少脱逃的情况。

后来,政府机构改革后,这些场所都有根本上的改变。陈春龙说,从目前来看,我们国家的监狱、劳动改造场所、看守所、拘留所总的安全状况是不错的。

出入监所不只看制服 还需查验证件

据媒体介绍,三名在押人员出逃时,身上都穿有警服。犯罪嫌疑人王大民着深蓝色警用春秋常服(二级警督警衔,无其他标志)、犯罪嫌疑人高玉伦着浅蓝色长袖警衬(无警衔和其他标志)和犯罪嫌疑人李海伟着浅蓝色短袖警衬(警号025125,无警衔和其他标志),下身都着深色长裤。

记者在延寿县公安局提供的视频截图上看到,从4时44分27秒到4时45分20秒,三名在押人员分别从监区的大铁门出来,向监区外走去。

陈春龙分析说,黑龙江这三个重刑犯人的警服是如何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获取的,目前媒体还没披露更多细节,这个问题很关键。

陈春龙指出,按照规定,监所内要有24小时的巡查和监控,还要进行交叉检查;进出监所大门都有警哨,出入监所不能只看制服,必须查验证件,此次案件在这个环节上有疑问。

越狱脱逃肯定是管理上出现问题

陈春龙教授说,从目前官方披露的信息看,此次脱逃事故难逃违反监管工作规定的嫌疑。此次案件尚需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和披露,但排查漏洞、加强监所管理是当务之急。

今年7月广西玉林18名戒毒人员从戒毒所出逃;2009年湖南德山监狱在押犯脱逃,陕西汉中监狱两名在押犯脱逃……

陈春龙认为,从近期出现的这些脱逃案例看,都是看守所在层层环节出现了管理问题。这肯定不是偶尔疏忽,应该是比较长期的原因。除了在很多环节上疏于管理,甚至是有玩忽职守,徇私枉法,都是值得怀疑的。

“如调查发现确有此类行为,其负责人肯定要负相关责任。”陈春龙说。

文/记者 王选辉 制图/肖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