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现场。家属供图事发现场。家属供图

14日,山东临沂市平邑县地方镇后东固村一民宅起火,村民张纪民被烧死。昨天中午,平邑新闻中心官方微博通报,初步认定排除他人人为纵火,火灾系死者张纪民自身行为所致。死者亲属对此结论提出质疑。

通报

张纪民事发前实名购汽油

截 至昨晚8时许,距离张纪民被烧死事件已过去两天。平邑县官方微博@平邑新闻中心共发布四次官方通报。事发当天,平邑新闻中心发布通报称,县地方镇东固社区 后东固村一户民宅发生火情。死者系户主张纪民。15日下午5时许,平邑官方微博再次通报称,县公安机关第一时间已对相关人员采取强制措施。16日0时许, 平邑官微又称,对该事件一查到底。

昨天12时许,平邑新闻中心再发通报称,火灾起因初步认定。经调查,张纪民分别于9月11、13日在平邑县地方镇供销加油站实名购买9公升汽油。经省、市、县公安和消防部门现场勘查,走访调查,初步认定,排除他人人为纵火,火灾系死者张纪民自身行为所致。

平邑县一工作人员承认此次事件和拆迁事项相关,拆迁人员工作方法不对,并表示公安机关已经控制6人,包括负责后东固村拆迁的管姓干部。

家属

拆迁协商次日张妻即遭恐吓

据了解,死者张纪民现年46岁,在家务农。其妻潘进惠事发当日上午送孩子上学后,曾遭到不明身份人员控制威胁,随后入院接受治疗。

15 日晚,记者在平邑县人民医院住院部8楼神经内科病区见到了潘进惠,她正躺在床上接受输氧治疗。她告诉记者,14日一早离开家时,丈夫一切正常。当她送完大 女儿上学后,骑电动车刚出地方镇中学,就被一辆面包车拦住,几名不明身份青年下车后,把她拉拽到面包车上,并恐吓她,拉着行驶四五个小时后把她扔到村里的 马路上。

潘进惠说,从去年开始,当地社区建设要拆迁老旧房屋。按照镇里的安置方案,她家5间房屋共补偿5.8万元。镇、村两级多次 就拆迁一事与他们家交涉,但因家庭困难,无力贴钱购置新建的安置房,且本村异地换房也未成功,所以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双方最后一次协商是在事件发生前 一天的9月13日。

官方未提供发票等证据

昨天下午4时许,记者拨通张纪民侄子张勇的电话。他称,看到官方通报后,其亲属和邻居对此不认可。下午2时许,地方镇镇政府的相关领导来到村里,村民由于情绪激动,在距离事发地点不远的村子里向镇政府领导讨说法。

“我 们认为通报不属实。”张勇称,镇里的供销加油站管得不是太严,买汽油也不一定非要实名制,且相关部门并未向他们提供张纪民所买汽油的发票等证据。他解释, 张纪民家中有浇水用的抽水机和农用车,这些器械都要用汽油,“即使买了也是为了生产,不能说他家里有汽油,就认定是自杀。”

张勇还称,据在事发现场的村民告知,开挖掘机的男子是加油站老板的儿子,叫高全群(音)。张勇质疑,若张纪民此前向高家买过汽油,那么第二天高全群就开着挖掘机前来强拆,应是蓄意陷害。但其未向记者提供高全群联系方式。

几十人向张家扔汽油瓶

张 勇还对通报中“火灾系张纪民自身行为所致”表示质疑,他称,“我叔叔的衣服是相对完整的,如果是自己泼汽油,那衣服早就烧光了。”据张勇介绍,张纪民的尸 体是在屋里西北角被找到,当时看到他的双腿蜷缩,应是一种求生状态。而且从房子燃烧的痕迹来看,也主要是门窗部位不是屋内。张勇还表示,他们有现场视频照 片,但是一直没有人向其采集。

此外,张纪民的堂兄张纪友亦表示,当时在现场他看到几十个人向张纪民家中扔石块和汽油瓶。“我看到这 些强拆的人拿着汽油瓶和灭火器。怀疑这些人是想吓唬下张纪民,然后再用灭火器灭掉火,但是没想到火势达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张纪友说,火灭以后,他们在 他家旁边发现了一个白酒瓶,里面装有汽油。“从这些来看,怎么证明死者系自身所为?公安机关之前公布控制住了相关人员又作何解释?”

昨天下午5时许,针对家属所提质疑,方镇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称,公安局重案组已经在调查此事,他们不清楚具体调查情况。平邑县县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县里的警方已经出动调查该事件,县委宣传部的新闻中心主任等领导都在那边配合警方工作,新进展会及时公开。

张纪民不满拆迁金额成“钉子户”

此前张纪民的亲属张纪和表示,后东固村属于当地的拆迁区域,张纪民曾对他说过不满意自家房屋拆迁所赔偿的金额,“事情应该和强拆有关。”

而 据死者多位亲属对媒体透露,当地从2013年开始酝酿“村民上楼”项目,2014年开始动工拆迁。张纪民的侄子称,“镇上打算把前东固、后东固和西东固村 全部拆迁,变成一个几万人的大社区——东固社区”。该项目在2014年春天正式动工,当地村民表示如今已建成十几栋楼。

对于这一项目,《临沂日报》曾有过报道。2014年8月26日,《临沂日报》刊发《两年任期内建成万人大社区》一文,文中称东固社区是整合前东固、后东固、西东固3个行政村和杨家岭、华家岭两个自然村形成的镇驻地社区。

死者张纪民便是这个项目的“钉子户”。张纪民的亲属张纪良称:“他(张纪民)的房子包括院子大约有200平方米,前后补贴一共给了几万元钱,家里还有两个上学的娃娃,他们根本补不齐住楼的钱”。

调查

村民宅基地每平米补60元

后 东固村属当地社区建设改造拆迁区域,和前东固村、西东固村三个自然村合并成东固社区,全村住户700多户,5500人左右。村民表示,当地2014年1月 起下发社区拆迁安置方案,镇、村两级开始和村民接触协商拆迁相关事宜,村民宅基地按每平方米60元的标准补偿,房屋补偿按房地产评估公司评估标准执行、以 评估公司实际评估补偿金额为准,这遭到一些村民的强烈反对。

42岁的西东固村村民潘传国说,去年底,在未被告知的情况下,有些村民 的房屋被夷为平地。“去年11月份,拆迁人员趁我们全家人都不在家的时候,悄悄给拆完了,我们还没来得及搬家具。”潘传国说,房屋被强拆后,他们一家6口 人至今仍在村委会借住。而镇、村两级依然互相推诿,谁都不负责任。村民们反映,后东固村有两成多房屋已被强拆,一些村民只好在亲朋好友家借住。

后东固村被拆迁的部分宅基地上已建起了两幢安置楼房,为5+2阁楼样式,共有75平方米和115平方米两种户型,均价为每平方米1100元,但住进去的村民寥寥无几。

村民们表示,拆迁补偿款与安置房价格相差悬殊,难以负担。

视频

张家起火后有不明身份者跑出

14 日11时48分15秒(录像显示时间),死者张纪民家房屋开始冒烟,并伴有零星火光。8分钟后,有两个不明身份人员从张纪民家正门跑出到院后的路上,与其 他人员会合,一起继续往张纪民家屋顶扔石块等杂物。人群中有一人拎着红色灭火器来回跑动,但并未去灭火。随后,火势越来越大。

另一段12时4分(录像显示时间)开始拍摄的视频中显示,张纪民家房屋西侧的路上有挖掘机正渐渐远去,地上留下了一条从张纪民家西墙开始的挖掘机轧过的痕迹。而此时,张纪民家房屋西墙已经倒塌。

视 频中,一身穿红色上衣的短发女子自称张纪民是其兄弟,她哭着讲述,送孩子上学时看到有人开着挖掘机来到张纪民家,三四十人扔石头砸窗户。“着火后,张纪友 和二兄弟追管书记去了。”当有人问其火是谁点燃时,她称,“火是从门口着起,不是张纪民点的。”她还称,着火后,她拿着木棍将张纪民家门撞开,“我把门撞 开后,没有看到张纪民,怎么喊兄弟,他都没有出来。”

京华时报记者 马金凤 

实习记者 杨卿 新华社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张育军落马,金融反腐进深水区

在被调查前,张育军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其职业生涯,均在证券系统内度过。他曾执掌深交所8年时间,在任上筹建起创业板,随后转任上交所总经理。对证券业的各个业务条线,张育军都很熟悉,是迄今为止国内唯一执掌过上海+深圳两大证交所帅印的官员。


临聘教师一夜下岗谁来负责?

不管没有增加编制,一味招聘临聘教师;还是增加了编制,却不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都说明当地政府没有依法保障教育投入。这是和深圳的城市地位、形象严重不符的。而与深圳类似的问题,在全国其他地方也一定程度存在。


国企一换老总,麻烦纷至沓来

我在一家国企工作,属于资源性行业,带有点自然垄断性质,效益一直不错。随着发展,上面给我们任命了新的总经理,他以加快发展和被“招商引资”为名,将总部搬到了某海滨大城市,也就是“上面”所在的城市和他从前工作的城市。从此,麻烦纷至沓来。


有的人不许跑,有的人跑不了

三岁幼童库尔迪伏尸土耳其海滩,魂断逃国的海路上,揭开了“跑不了”的叙利亚一角,震惊了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可世界上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没有被惊动,也都是跑不了的,不由得在主义的“应许之地”上终身役役,平静而又激烈,平常而又不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