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8月14日,爱心企业人士为参与天津港爆炸事故救灾的消防官兵送来帐篷和床铺。此前40多小时,天津消防战士一直睡在水泥地和草坪上。 中新社发 张道正 摄
资料图:8月14日,爱心企业人士为参与天津港爆炸事故救灾的消防官兵送来帐篷和床铺。此前40多小时,天津消防战士一直睡在水泥地和草坪上。 中新社发 张道正 摄

22岁的柳春涛所在的港务消防四中队是12日当晚首批参与救援的队伍——两次爆炸后,工作刚刚3个月的柳春涛便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心里当时‘咯噔’了一下,胸口疼得不行,嗓子也说不出话来。”第二天一早,柳环给儿子连打十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惊出一身冷汗的他赶紧放下农活儿往家跑。

为了不让妻子担心,回到家的他谎称出去临时办事儿,拉上大女儿雇了辆车就直奔天津。临走前,为了不让老伴知道,柳环还特意把电视新闻频道换了。

从张家口到天津的路上,他对大女儿吐露了实情,换来的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生要生在家里,死也要死在家里。”抵达天津后,柳环开始了艰难的寻亲之旅。三天内,他拉着女儿走遍了天津各大医院。累了,这个父亲就在医院的椅子上眯一会儿,但很快就会一激灵地醒过来,继续等待儿子的消息,天天如此。

期间,持续增长的消防员遇难数字令他备受折磨——一方面他怕儿子已经离开自己,另一方面每一次儿子不在此列又为他带来希望。特别是8月14日消防员周倜被成功救起的消息,让他又开始相信,儿子还有可能回到自己身边。

此刻,多日没有洗漱的柳环已头发散乱,镜片上布满污痕,衣服上一条一条的汗渍分外显眼。

柳环告诉记者,这几天没事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儿子小的时候。“他是家里老大,从小就很懂事,就是平时不像同龄人那么爱打电话给家里。”每次回忆都会令柳环感到特别难受,“越想越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

据柳环回忆,8月11日晚,柳春涛曾给妹妹打过电话,当时兄妹俩聊得很开心。不想,这个电话很有可能是儿子留给家里的最后声音。

“孩子不小了,就是还没有娶媳妇。”说到这里,51岁的柳环扶着墙痛哭起来,“我现在只想带着儿子回家”。(完)

(原标题:消防员家属:“只想带儿子回家”)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张嘉佳被骗后为何还愿捐善款

尽管张嘉佳为自己的“莽撞”而道歉,但他坚持“不改初衷”,只是今后“未确凿的情况下不再公开”。我认为这不能叫“阿Q精神”,而是一种对于美好人性的期待,一种难得的悲悯情怀。无论外部世界有多少尔虞我诈,内心依然坚守一份良善。


中国消防员应该职业化吗?

消防队员是和平时期少有的经常“上战场”的战士,他们冲锋在前,为保卫国家人民财产生命安全而牺牲。他们的牺牲绝不是可以被用来批判牺牲的工具。曾有网友揶揄:职业化确实可以减少伤亡,因为职业化以后一着火,合同制消防队员往往不冲上去,就不会有伤亡了。


追问天津大爆炸真相正当其时

没有追问就没有反思,没有反思就没有改进,然而,无论政府还是官员,出于利益的考虑,都会倾向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希望“坏事不出门,好事传千里”。如果不趁着舆论聚焦的时候“穷追猛打”,而是搞什么“穷寇莫追”,会错失质疑揭露的绝好机会,错失反思的最好时机。


美越能否“相逢一笑泯恩仇”?

越南期望拓展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大国之间的关系,以期实现其国家利益的最大化;美方则希望加大对越南的影响力,实现美国在亚洲的战略目标。美越“一笑泯恩仇”的现象,再次阐释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国际关系中的经典论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