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着95突击步枪,挂着耳麦,全副武装,胸前印“反恐”字样,近日一组设计风格酷似好莱坞大片的反恐宣传海报出现在北京各地铁站。今年以来,不光是北京,各大中城市纷纷加大了安保力度,反恐呈常态化。

而对于反暴恐袭击,最好的处置方式是在暴恐袭击发生之前发出警示,制敌于先。在日前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将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草案)》(以下简称《反恐法》草案),就对反恐的工作体制机制责任和安全防范、情报信息、应对处置等手段措施作了明确规定。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所长、反恐专家李伟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面对当前严峻复杂的反恐怖主义斗争形势,制订一部专门的反恐怖主义法,完善我国反恐怖主义法律体系很有必要。只有依法反恐,才能有效反恐。”

《反恐法》草案主要涉5大方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将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草案)》,草案规定建立国家反恐怖主义情报中心和跨部门情报信息运行机制。李伟表示,这部草案对有关工作体制机制责任和安全防范等5个方面作了规定。

明确反恐领导机构、体制

草案:在工作体制机制责任方面,草案对反恐怖主义工作领导机构及其办公室以及军队、武警、民兵和相关部门的职责任务作了规定,并规定了相应的保障、监督和法律责任。

解读:通过立法形态,把我国现有的反恐领导机构、体制予以明确。理顺当前多个部门领导反恐的局面,这样一来反恐工作将变得更加高效和顺畅。《反恐法》草案里一开始就明确: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高效的反恐领导工作机制,在反恐问题上必然面临诸多协调问题,甚至出现延误或者相互扯皮的状态。

根据我国现行的反恐领导工作体制,国家反恐领导小组是领导反恐工作的最高机构。

防范措施:人防、技防、物防

草案:在安全防范措施方面,草案规定了宣传教育、网络安全管理、运输寄递货物信息查验、防范恐怖主义融资等措施。

解读:安全防范涵盖多个方面。主要分为三类,一是人防、二是技防、三是物防。宣传教育、民众参与反恐都是属于人防范畴。要让公众知道,除了专业的反恐部门以外,几乎每个民众都可能参与反恐。技防,主要是针对恐怖活动的技术防范,包括在公开场所增加摄像等。物防,则是对汽油、危险物品等危险品的防范。并将反恐问题纳入了城市规划。

建国家反恐怖情报中心

草案:在情报信息方面,草案规定建立国家反恐怖主义情报中心和跨部门情报信息运行机制,统筹有关情报信息工作。

解读:建立国家反恐怖主义情报中心,是国家层面的一个可以统筹、研判、收集、协调中心。其他各职能部门也要围绕国家反恐怖主义情报中心,加大加强反恐情报的收集力度,然后汇总到这一平台。跨部门情报信息运行一个是动态情况收集,一个是基础数据共享。我们认为,这部分在即将出台的《反恐法》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也是反恐最为核心的内容之一:就是要把恐怖活动遏制在萌芽之中,形成早发现、早干预、早挫败。

明确指挥长的先期指挥权

草案:在应对处置方面,草案规定了建立健全恐怖事件应对处置预案体系,明确了指挥长负责制和先期指挥权,详细规定了可以采取的各种应对处置措施。

解读:以上三点,都是反恐的前期工作。这一点,是应对恐怖突发事件的处置,以及相关善后。恐怖活动发生后,参与处置时会涉及到多个部门,这样一来就有现场指挥的问题,要汇报、请示、协调,在一定程度上耽误处置时间。反恐法颁布后,一旦发生突发事件,现场指挥长直接对整个事件负责,减少对民众的伤害。

国际合作反恐将有法律依据

草案:在国际合作方面,草案规定了反恐怖主义国际情报信息交流、执法合作、国际资金监管合作、刑事司法协助等内容。

解读:在我国面临恐怖威胁中,境外“黑手”问题十分突出,也十分严峻。这其中包括境外东突势力、东伊运。这些幕后“黑手”活动区域,并不是在我们国内。这就需要正本清源,要打击恐怖活动,不仅要打击冲在前面制造恐怖活动的恐怖分子,同样对于幕后黑手也需要严惩。当境外恐怖组织与境内恐怖人员越来越紧密时,国际反恐中的的情报、司法、协作必不可少。反恐法将赋予我们与周边国家加强反恐合作的法律依据。

[专家说法]

我国从去年起真正面临全面恐怖威胁

中国《刑法》、《突发事件应对法》、《国防法》、《外国人出境入境管理法》、《国家安全法》、《反洗钱法》等法律法规中有相关反恐条款,但相关条款较为分散。

2011年10月1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加强反恐怖工作有关问题的决定》,这是我国第一个专门针对反恐工作的法律文件,对恐怖活动、恐怖活动组织、恐怖活动人员做出界定,为反恐立法迈出第一步。

“关于中国反恐立法的讨论其实在‘9·11’ 后就已经开始了,而我国真正开始酝酿反恐法是从2005年开始的,当时是为了确保奥运安全。”李伟说,中国真正面临全面的恐怖威胁是从去年才开始的,从金水桥汽车冲撞事件,到昆明火车站、广州火车站的暴力袭击,再到新疆乌鲁木齐针对民众的恐怖袭击,手段不断升级,破坏性不断增强,也从侧面反映出境外恐怖势力对境内恐怖分子的鼓动和影响。

“由此可见,《刑法》 是对恐怖活动的行为和结果进行界定,通过事后惩罚来威胁恐怖分子,对恐怖分子的威慑力不够。”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反恐问题专家张家栋认为,恐怖分子的目的是成功实施恐怖活动,而反恐的核心是提前预防,这些在《刑法》中都无法具体体现。

在反恐怖立法中,涉及到的恐怖主义称谓、法律名称与各类术语的界定等都有准确规定。比如:什么是恐怖主义、什么是恐怖分子、什么是恐怖活动?“只要从事或者进行了反恐法里明确定义的活动,它就是恐怖主义。”

[推进反恐]

对举报人的奖励与保护将更有保障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在李伟看来,《反恐法》出台后,将更加全面为国家安全服务,为保证人民群众安全服务。

反恐不是一个单纯工作,环节很多。在专家看来,反恐的实施过程是环环相扣的。今年5月底,北京市提升社会防控等级,85万名志愿者走上街头,配合专业部门开展治安巡逻等工作,其中有不少志愿者就来自社区居民。除此,包括上海等内地城市的安保也不断升级,有专家和媒体均认为“全民反恐”时代到来。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梅建明认为:很多城市目前正在推进群众反恐,一些城市对于举报提供暴恐线索的人有一定奖励,但是只有相关规定,没有落实到法律层面。各地各级公安机关对于提供线索人身份的保护,反恐权利的保护都有相应的措施。但每个地方的规定不一样,具体操作也不一样。

《反恐法》出台后,对于举报暴恐线索的奖励措施,包括对举报、提供线索的人怎么提供保护,应有一整套全面且明确的规定。这样能够在心理上给举报人提供更好的保障,也更利于反恐工作的开展。